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大师风采 > 大师论道

当代定窑装饰之拓展(和焕)  

提供者:   来源: http://www.dingci.cn/-n44.html   时间:2015-12-25

和焕

提要  定窑装饰在历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定窑研究者们历30年之艰苦探索,对古代定窑刻花、印花等工艺进行了全面挖掘和整理,并在继承和发扬的基础上创新、开辟了三联艺术、定窑雕花等全新的装饰领域,展望了定窑装饰的前景与发展方向。

关键词  定窑装饰  继承与发展  创新

  历史上的定窑,以烧制白瓷为主,更以装饰见长。其装饰手段以刻花为主,印花次之,兼以划花、剔花、贴花等多种多样。其装饰题材有花鸟、鱼虫、动物、人物等无所不及。定窑先人在其装饰领域的创造性发明,成就了一代名窑的历史地位。光阴逝处,剧迹尤存。800年的历史尘埃未能掩去当年定窑的熠熠光辉,其神奇魅力穿越时空仍震撼着当今社会。当代定窑人历30年之探索与研究历程,将古代定窑生产工艺一一破解,并在恢复与继承的基础上梳理剪裁,推陈出新。

一、当代定窑刻花技艺的突破与理论成果


1、对古代定窑刻花技法的挖掘与理论研究

  历史上定窑装饰艺术的突出成就首推应为刻花,亦称刻划花。刻花在古代其应用范围较广,从定窑遗址大量标本所见,不管是盘、碗、瓶、罐,其刻花装饰的数量应在70%以上。在彩绘装饰未出现之前,定窑先人发现了利用刀具在器物上直接刻划不失为一种好的装饰方法。随着刻花技术的不断成熟,先人们发现这种装饰手段灵活、简便,其超脱飘逸的艺术效果恰与定窑洁白晶莹的材质与釉色相吻合。遂大批量应用开来,形成了宋代定窑刻划花艺术的高峰和非凡成就。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当代定窑正处在恢复的初级阶段。试制者们对刻花需要什么样的刀具,怎样用刀才能体现古代定窑刻花的艺术效果,很是困惑。一个双线并行流畅弯转的双线纹则难以使人效仿。一把木刻刀、一支竹签削成的尖头状工具,使研制者们目瞪口呆,一片茫然。1979年,陈文增先生首先提出:定窑刻花的双线纹,决非刻一刀,复一刀,而是刀具所使然,一刀刻成。遂写出论文《定窑刻花艺术浅说》对定窑刻花刀具的形式进行了肯定,曰:单线刀、双线刀、组线刀。于此,仿制者们于茫然中见到光明。1988年陈文增先生的《定瓷刻花》发表在《河北陶瓷》,总编赵鸿声先生提出:“定瓷刻花是一篇技术性很强的论文,对定窑的生产有着广泛的指导意义。”至此经过10年的探索与研究,定瓷刻花已有了初步的理论性指导。2003年陈文增先生的专著《定窑研究》由华文出版社出版,全书约40余万字。书中以大篇幅文章细致地剖析了定窑刻花装饰的美学思想与理论根据。其《定窑刻划花艺术浅说》一文,从构图的形式美、刀法的节奏美、线条的韵律美、色彩的层次美等诸方面一一解释了定窑刻划花的艺术规律。提出“刀行形外,以线托形”[1]的全新的理论概念。使定窑刻花的继承与发展又踏上一个新的台阶。

2、对传统定窑刻花技术的突破与创新

  古代定窑刻花,以荷花最为多见,其次为萱草、牡丹、鱼纹、龙凤纹等渐次之。也许是因为荷花在刻划过程中宜于用刻刀表现或人们对荷花清白高洁品质的特殊喜爱,遗址大量的刻花标本中荷花纹样要占90%以上。自上世纪70年代定窑恢复以来,仿制者多以古代刻花纹样为依据,比猫画虎,不敢越雷池一步。直到上世纪末才由陈文增先生打破这一成不变的千年模式,在刻花的刀法与表现形式上给人以全新而别致的艺术观感。

  首先,在构图上一破常规。古代刻花构图(以盘碗为例,瓶亦不例外),多对称式、满堂式,花肥叶丰,枝叶间穿插有规则不留空隙。陈先生的刻花构图一反常规,使原本丰满的荷花变得挺拔俏丽起来,又大胆地去掉原本肥硕的荷叶。以三个小的叶子(三角形组合)作替代。更夸张地延长和弯曲了茎的走向,大面积的空白反衬主题(花头),细小的、不规则的卷叶缠绕在茎的周围。花瓣上的组线纹也由原来的平板、规矩而变成有动态、有变化的表现形式。在用刀上则注重线的流畅和婉转多变。尤其是长、短线条的对比运用,更体现了作者精湛的刻花技术。一幅手刻荷花信手拈来,不足半分钟,可谓神奇也。陈先生在《定窑研究·定窑刻划花艺术浅说》一篇中曾提出刻花刀法的规律曰:始宽线、始窄线、变化线。而他自己的刻花刀法则远远超出此法则。这些规律亦在他巧妙地运用与实践中得到提炼和升华,一个新的刻花理论的诞生亦在孕育中。

3、三联艺术创当代定窑刻划花艺术之高峰

  三联艺术即陈文增先生所创陶瓷、诗词、书法三位一体的新的定窑装饰艺术形式,2001年3月获“世界基尼斯之最”证书。“以瓷为主要载体,以诗、书作咏唱,既能独立成艺术品,又能三而合一,立意极高。”[2]而笔者更崇尚三联艺术的另一格式,即在坯胎上直接挥刀刻诗,瓷、诗、书成浑然一体。更直接的艺术感受通过诗词、书法的传达而强化了作品主题和艺术魅力。

  2001年,国家博物馆(原中国历史博物馆)邀陈文增先生为其制作巨型定瓷“中华笔筒”(谐音“中华必统”)一件,以纪念江泽民主席“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而继续奋斗”讲话七周年。此笔筒高30㎝,最大直径32㎝,细白泥料,注浆成型,堪称当代定窑注浆成型之最大规格。笔筒呈筒形直立状,近口沿处设计有一圈凸出的环形装饰带。依次环形分别排列有九个大小相等的正方形。方形内嵌入“中华民族大团结万岁”九字篆书,成阳纹模印。线条浑厚,古朴而庄重。以下器壁直挺光洁,整体以书法作品为装饰,刻有“中华笔筒铭”长诗一首。此诗是陈先生为“中华笔筒”而专门创作的一首四言古风体长诗,全诗长32韵,256字。读来朗朗上口,字字铿锵,大气磅礴,字里行间激荡着中华儿女热爱祖国,致力于民族统一大业的赤子情怀。现录片断,谨供欣赏:

山岳巍巍,江河汤汤。

自古震旦,熠熠煌煌。

载物有德,敦厚醇芳。

蹈之于笔,字字平章。

………

五十年矣,天各一方。

八极不远,九州龙骧。

一国两制,海跃华旸。

大同既识,小异何妨。

笔筒笔筒,笔之故乡。

 笔筒—必统,少长思量!

 笔筒—必统,大义昭彰!

必统、必统,华裔同襄!  

  纵观其书法,以刀代表,釉下刻成。其形式从右至左竖式排列,书体行间草,气韵流畅,一气呵成。至落款处首尾相接,恰到好处,可谓天然浑成。观其刀法,挥洒自如,干净利索。或长锋,或逆转,或点画,运行间毫无僵涩滞留之迹。作者那一腔热血随着酣畅淋漓的笔墨(不妨如此说)汹涌澎湃。观者亦为这浑然大气、激扬文字所振撼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可见,一件好的艺术品的感染力是多么巨大。

  以书法为装饰,直接在坯体上奏刀可谓当代定窑的创新尝试。在古代定窑中以手刻铭文作底款已成习常,但在正面以书法或文字作装饰还没有发现。这可能与定窑在宋以后逐渐衰落无不关系。与当时宋代五大名窑齐名的北方民窑代表磁州窑发展到元时,已出现了大量的文字书法装饰。“彭城陶瓷产品上文字装饰甚多,碗、盘、瓶、罐均有文字,或单写,或写成语、诗词曲、百家姓内容等,有时比绘画还多。”[3]可见,在古代人们就发现了利用文字语言来抒发创作感受的表现形式。不同的是,定窑三联艺术的产生出于作者一家之手。高品位的陶瓷、诗词、书法创作是一般人难以逾越和达到的。

   另举一例“定窑刻花贵妃瓶”(作者陈文增)。作者因唐贵妃杨玉环的体态而起设计思路。瓶体呈丰腴状、溜肩、长圆腹,顺直而下至底足呈高圈足。壁饰莲纹,娟丽奔放。至此,作品可谓完美至极,一个丰腴婀娜的唐代美女便呼之欲出。然而,这时作者却突发奇想,在刻花的空寥处刻自撰句:“误国误君原自误,警世警人此一瓶。”意思是说,唐明皇作为天子没有把握好大局,把江山误了,却把罪责由一个女人承担起来。马嵬坡兵变绞死杨贵妃作者认为是不公平的。一件作品反映一段历史,引发一段遐想,其意义已超出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其对社会和人的启发和教益亦是超乎寻常的。所以,当代定窑人特别注重对创作人员的文化素质培养。创作人员不仅要勤于陶瓷创作,而必须在诗词、书法方面全方位砺练。2007年4月中旬,河北省曲阳定瓷有限公司三名年轻的设计人员(赵平欧、庞永辉、韩庆芳)赴河南洛阳、神垕、郑州、安阳等地进行了为其一周的采风创作活动。除画稿、文字笔记外,亦创作了大量的诗词作品。定窑发展后继有人,定窑创业者们亦感到欣慰。

  在瓷器上作书,不同于笔墨在宣纸上挥洒,尤其是奏刀直接在坯体上刻字难度更大。作者除扎实的书法功底外,还需要在瓷坯上用刀使转的砺练和技巧,克服横、竖、撇、捺运行之间受材料和器形制约而带来的诸多不利因素。定瓷刻花与刻字同属刻划花范畴,宜用刀具在坯体上直接奏刀,一气呵成,不得反复。笔者暂且把它归属到刻划花之列。但三联艺术绝对是当代定窑人在30年恢复与发展过程中的发明创造,随着它的推广与应用成为一个新的装饰领域,为定窑的发展与创新作出重大贡献。

二、当代定窑印花工艺的继承与发展


1、印花工艺恢复与理论指导

  印花是传统定窑装饰技法中常见的,而其工艺过程则颇为中国古陶瓷研究者所大惑不解。因印花作品给人看到的只是一个艺术效果,而达于这种完美效果之过程才是真正的技术决窍。印花必须先制陶范,然后使用,作品中反映的是阳纹装饰,陶范则采用阴纹反刻。一纹一理、一转一折,心无杂念,随心专意,乃出佳制。纵观宋以来诸陶范原制,无不迸发着这种精神。

  定窑印花工艺的挖掘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当时的仿制者试图以石膏印范代替陶范进行了十数年的摸索与实践,结果与古代印花之效果去之远矣。直到1988年改用辘轳拉坯成型手段,由辘轳拉坯成型,经过刻印烧制成陶范,定窑印花工艺的探索才算入门。1990年笔者初成《定窑印花工艺初探》一文,发表于1991年《河北陶瓷》第二期。文中对陶范的设计、材质与成型、纹样拓印、纹样刻制、拍印方法逐一作了阐述,使定窑印花工艺的实践有了理论上的指导。1998年起,河北省曲阳定瓷有限公司又申报了《定窑印花工艺研究及产品》省级科研项目,此项目2000年通过省级鉴定,并获市级科研成果二等奖,至此,定窑印花工艺的挖掘与恢复画上圆满句号。

  古代定窑印花因工艺所限只能应用于盘、碗类产品,器形浅则容易,深则增加难度,所以古代印花产量一直低下,印花产品传世很少,就连瓷片也稀而为贵。定窑恢复以来,定窑研究者们一直没有中断对这一传统技艺的研究和利用。把传统的印花技术与艺术表现形式移植到现代定窑生产中来,是定窑在当今社会发扬光大的一个必然途径。90年代起当代定窑研究者们便开始了这一尝试。利用当代石膏模具注浆成型的便利条件,在立体的或异形的器皿上进行创作,推出印花酒具、茶具、文具等一系列生活化用品,受到消费者好评,亦使当代定窑的生产逐步走上批量化、规模化。

2、当代定窑印花新成就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之际,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与香港迪隆集团胡文善先生共同策划,隆重推出中国当代名家特制陶瓷精品展。由汝窑、钧窑、龙泉窑、景德镇窑、宜兴窑、耀州窑、石湾窑、定窑、磁州窑、醴陵窑等中国十大名窑特别制作,按香港被割让到回归后的年份,精选出155件作品参展。当时,作为当代定窑设计者代表的陈文增先生和笔者都参加了这项设计,根据各自的特长陈先生选择了刻花,我选择了印花。

  定窑造型素以挺拔、俊秀,落落大方而招人眼目。古之梅瓶、玉壶春瓶、龙首净瓶等经典之作仍为当代人特别喜爱,成为仿品的首选形制。古之印花丰富、细腻、高贵、典雅仍不失为当今设计之借鉴。反复思索之后,一个朦胧的形象便在脑海清晰起来。“龙凤呈祥”印花白瓷瓶这样一件有历史意义的作品便诞生了。

  以香港回归,举国同庆这样这个重大历史题材为背景,首先在尺寸的选择上要有一定高度(作品规格不能太小),保证烧成后高度在30厘米以上。鉴于对定窑传统审美的理解和爱好,对几十个小样进行反复推敲取舍。最后,笔者选择了扁瓶这样一个立体形象,既不失宋代定窑娟丽、修长之美,又不同于其它一些旧面孔。而削扁的两个侧面又适合于作面积较大的装饰。而在龙、凤形象的处理上则进行了较大的夸张和美化。龙飞凤舞、锦鳞幻化,羽带飘扬。以寓香港回归这样一个盛大节日的喜庆、祥和、永恒。同样,定窑坚密的坯胎和莹润的釉色也是这件作品成功的必要条件。加之定窑独特的刻制方法,施以白釉,高温1300℃烧成,一件精美的定窑瓷器便如出水芙蓉,亭亭玉立。结果是笔者制作的定窑“龙凤呈祥”印花白瓷瓶和陈先生制作的“荷花福”定窑刻花白瓷瓶双双入选,成为当代定窑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三、全新面貌的定窑雕花艺术


1、定窑雕花之定义

  什么是雕花,雕花的概念怎么确定。就当代定窑而言,笔者不妨作一简单的阐述:刻花,即用专门刀具在坯体上直接奏刀,速度较快。一刀挥成,不得重复。就像国画的大写意,突出意象,而不强调具象。印花,则要借助陶范或模具,纹样需具体刻画,细微处理。通过拍印或注浆而成,其效果丰满圆润。剔花,亦是在坯体上直接奏刀,有勾勒、刻划、去底等几个过程。画面较洒脱、明朗,宜适于作荷花、牡丹等大叶面形象题材之纹样。划花,则用尖状的工具细致刻划,象国画的白描,干净利索。雕花则不同,它调动了定窑装饰所使用的各种工具,在刻、划、剔的基础上将现代浮雕的立体效果巧妙糅和,形成一种全新的精神面貌,为当前定窑创作之广泛应用,形成当代定窑装饰新领域。

  在定窑装饰中,唯雕花与剔花容易混淆。有时被人错误理解为一种工艺的两个提法,其实不然。如上所讲,剔花为剔底留花,留花处只作花筋叶脉之勾勒,而不作凹凸处理。雕花则不然,雕花工艺在整个画面的处理上尽可大胆奏刀,因为在画面确定雕琢深度以后,其花面也可作凹凸调整,这是与剔花不同的地方。雕花技术正合于浅浮雕,而定窑雕花所反映的是边缘凸起,这是因为釉色而设伏笔,强化成瓷后的艺术效果。

  定窑雕花适用于盘、碗、瓶、罐、异体等各种不同形状的器皿,其纹样亦大、亦小、亦粗、亦细,不管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皆能刻画入微,成为当代定窑高品位艺术瓷不可缺少的装饰手段。

2、弥足珍贵的定窑雕花艺术作品

  1999年国庆50周年之际,河北省曲阳定瓷有限公司承担了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大庆献厚礼的艰巨任务。围绕这一主题,“四海呈祥”云龙雕花瓶——一件划时代的作品应运而生。

  “四海呈祥”云龙雕花瓶,造型取灯笼状,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庆典之含意。此瓶高60cm,最大直径32cm,拉坯成型,是古今定窑生产史上前所未有之大规格。瓶体圆润饱满,拉长和夸张的下半部造型成圆柱状,托起主体(椭圆灯笼主体),有昂扬、挺拔、向上之雄伟之慨。瓶身通体饰以雕花装饰:神龙遨游,腾驾于云际;水浪叠涌,连绵不断。瓶的背面(以龙首为正),云水交融处留白,刻“四海呈祥”四字楷书,落款为:为人民大会堂敬制  一九九九年九月  陈文增敬(章)。包容、广阔、咸宁、祥和的直观感受,是中华儿女对祖国母亲50年辉煌成就的由衷礼赞。

  此件雕花作品,代表了当代定窑雕花的最高水平。细观作品,以刀代笔,行刀有致,边缘齐整;平刀剔底,以底托形,拉开层面;深浅适度,以凹衬凸,变化微妙。正如中国画之工笔,有勾勒、有分染、有重抹,随之浓淡变化托盘而出。我们欣赏这件定窑雕花艺术品“四海呈祥”,其定窑雕花艺术之奥妙便得感悟一二。

  这件雕花作品的技法处理亦特别严谨,于一鳞一爪都独到精妙,表现入微。刀法的处理则强调整齐美、节奏感。特别是大面积鳞片的处理,均匀、齐整、静中求变;云的处理则以大的凹面托出轮廓边缘,明快而飘逸;须发和波纹以侧刀、逆风顺势,层层相扣,密而不板,气韵横生。而龙睛的处理则以阴刻(整个画面成阳纹),以整个刀法成反其道而行之。正所谓画龙点睛,关键之笔。在烧成过程中,经过釉的流动和填充,浓淡自分明,轮廓自清晰,有事半功倍之神奇。将这样一个重大题材,这样一个恢弘场面,浓缩于一件作品,非作者匠心独运,别具心裁,苦心经营而莫达至极。此作品被定为国宝级,由人民大会堂永久珍藏,成为当代定窑发展史上又一个里程碑。

四、定窑装饰之未来


  定窑素以白著称,装饰亦不着五色,古代定窑生产了六、七百年之久没有出现色彩装饰,或许是因为当时的历史条件所限定。假如定窑不失传,走过千年,定窑装饰会不会出现色彩?景德镇的蓝花?唐山的彩釉?或其它什么装饰?有人疑问:定窑装饰为什么不加彩绘。因此笔者曾尝试着将蓝花画于定窑白瓷之上,也曾尝试着将磁州窑的铁斑画于其上,也曾经将五颜六色的现代釉点缀于定窑的白瓷之上,结果都失败了。定窑白瓷很难和其它颜色相协调。千年后,定窑人依然在白色上做文章。这是为什么呢?陈文增先生在《定窑研究》之《定窑白瓷美的艺术内涵》一文中曾有一段精辟的论述:“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定窑白瓷同样包含着双重性。定窑坯体自北宋以来就属于不透明或半透明,为此,定窑向来不敢炫耀自己的透明度。但定窑白釉却是透明的,且釉汁皎洁,雅丽灵动。两相结合,恰美女身着玉裳,猛士以着锦衣,其妩媚妖艳及英武神采顿然而生。定窑又因焰火原因常出现釉色的白中泛青,或白中泛黄,因形成不同格调的乳色美和晨雪姿。”[4]坚密而不透明的材质,流动而具色彩变化的釉色,正是成就定窑刻划花艺术的根本所在。过去不曾改变,将来也不会改变。这就是定窑六、七百年间所形成的个性,这种个性的形成已经通过历史的检验并予以认定,其理由是全面的,理念是全新的。因为它在纷纭的陶瓷装饰领域历史地确立了自己的位置,过去和现在乃至未来都不与人同,并且拥有无限的拓展空间。所以定窑人注定要在这白色上作文章,装饰亦不例处。笔者曾尝试着用阴刻的方法在坯体上作装饰,[5]其烧成效果清新别致,亦是可探讨的又一装饰手法。年轻一辈中,庞永辉所使用的跳刀技法变化多端,神采百出。韩庆芳在刻花过程中所使用的全斜刀法(介于刻花与剔花之间,画面致密,不作剔底处理)亦有别出心裁的韵味。所以,笔者认为,除去五颜,定窑仍有着广阔的装饰前景,需要我们去发现、去创造。

  定窑恢复走过了30年的坎坷历程,30而立,定窑正走向成熟,走向发展。2003年,陈文增先生完成《定窑研究》45万字专著,填补历史上定窑无理论之空白。2006年,定窑恢复30周年之庆典,河北省曲阳定瓷有限公司又推出了《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陈文增》、《定窑陶瓷作品集》、《定窑装饰纹样》三本专集,作为向世人展示与汇报的研究成果的另一个方面。更可喜的是,河北省曲阳定瓷有限公司向大会公布了“有条件无偿使用定瓷配方”的决定。

  曲阳县委、县政府尤其关注定窑的发展,把其列为建设曲阳文化大县的一个重要项目来扶持。定窑的发展大势所趋,定窑的发展势在必行。作为一名定窑研究人员将永不懈怠对其未知的探索与努力!


注:[1]陈文增著《定窑研究》233页 华文出版社  2003.9

[2]河北省曲阳定瓷有限公司2001年3月11日新闻稿

[3]刘志国《磁州窑文字书法装饰赏析》  载《磁州窑文集》2004.9

[4]陈文增著《定窑研究》223页 华文出版社  2003.9

[5]见《和焕定窑作品精选》12页 长城出版社  2004.12

原载《陶瓷科学与艺术》2007年第三期

下一条: 情感与拉坯艺术创作(庞永辉)
上一条:  定窑陶瓷造型艺术的立体语言(和焕)
请您留言
  • 姓名 *
  • 电话 *
  • 地址
  • 邮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