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大师风采 > 大师论道

定窑陶瓷造型艺术的立体语言(和焕)

提供者:   来源: http://www.dingci.cn/-n43.html   时间:2015-12-25

浅谈定窑造型艺术的视觉感受

和焕

摘  要:定窑陶瓷在宋代已形成了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其简约明丽、劲健俊朗、轻捷凌砺的视觉感受,来自设计当中基本法则和艺术规律的科学运用。

关健词:定窑造型  艺术规律  视觉感受

  我之所以提出这个观点, 是因为陶瓷作品的欣赏是多方位、多角度、立体的。它可以平视、仰视、俯视,亦可拿在手中反复品味。所以它对其造型设计的要求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大到整体形式的表现,小到边足、口沿以及每个细节的处理都必须到位。否则,就会留下遗撼。同样,陶瓷造型又属于工艺美术范畴,它受材料与制作工艺、烧成技术的制约,其设计理念是理性的,婉转的,而不是直白和任意的。其形式和立体语言的塑造亦是独特的。

  历史上的定窑由唐至宋生产期约六、七百年,至北宋而达辉煌,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成功的造型艺术的典范,成为当代定窑设计工作者今天仍以沿用和借鉴的造型艺术立体语言表达的基本符号。

一、定窑造型艺术的审美定向

  定窑由唐至宋,至北宋而臻完美,其造型风格的形成是和当时的宋代时风分不开的。同时,定窑是白瓷,以烧造白瓷为主(亦有少量色定),其装饰均在釉下,或划、或刻、或剔,其装饰效果的表现则要靠材质与釉色的衬映而托出。其品味也要靠近距离观赏,如果我们离得稍远一点这件作品的装饰则看不到。因此,我说定窑作品给人的第一视觉印象是造型,其次才是装饰。造型与装饰的完美结合才是一件定窑艺术品的成功所在。所以,定窑陶瓷固有的特点与表现形式把造型推到了首位。与某些地方的彩绘陶瓷不同,他们可以大批量购进白胎(不计造型工拙),在上面绘画,突出表现的是釉上绘画与彩绘技巧。定窑陶瓷给造型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定窑设计者们在长期生产实践中,对其形体的表现,口沿以及边足的处理等方面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独特形式,其清丽俊健之体,简约温润之态,形成了宋代定窑设计之鲜明风格而独领风骚,并为陶瓷界所公认而趋之效仿。

二、轻捷凌砺的盘碗类造型艺术

  盘、碗是宋代定窑生产之主要品种,其式样之多难以统计。明学者高濂著《遵生八笺》有句:宋定窑“瓶子花样一百出头,而碟子规格式样上万种”。样式之多,不足为怪。因定窑盘碗制作为轳辘拉坯,且生产年代又较长久,自然会有大量的式样出现。然千变万化不离其宗。其设计规范、艺术规律是不能偏离的,否则便不会成功,这也是定窑人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出的宝贵经验。

1、口圆底方见精神气质

  口圆底方是定窑盘碗造型的基本特点。这是定窑造型在细节变化处理上的微妙之处。看起来简单,实则大有学问。首先,口圆解决了人们使用上的舒适感受。同时,这一个小小的变化,即口沿处微微突起的一圈,象人的嘴唇一样(又称唇口), 又抑制了烧成过程中的变形,可谓一举两得。底足     图一  口圆底方,定窑碗的造型设计的处理则强调平行、直立,有棱有角,不曲折,不含糊。这也是定窑刀子活形成的一个显著特点。取一只盘子托在手上,翻看底足,其底足处理干净利索,凌然之气显而易见。亦如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陈文增先生在《定窑陶瓷文化及造型装饰艺术研究》一书中所指出:“正是因为这个方直底足,使得定窑盘碗更加显得俊俏健美。盘碗之底足如人之双足、双靴,在给人的形象妆扮上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当年的定窑人能发现这个奥秘,是对制瓷艺术的一种开拓性认识。”可见,口圆底方(尤其是底方,这在其他窑口是不存在的),是定窑盘碗精神气质表现独特的魅力所在,不可忽视。

2、一波三折变化无穷

  “一波三折”是陈文增先生提出的定窑盘碗类造型艺术规律之关键词。他说:“器物离开一波三折之规律则器不美;没有一波三折之结合,则烧之不成。”这里他特别强调了一波三折的重要性。我认为,一波三折首先强调了形式美,在能够保证器物烧成的情况下,首先满足形式这个直观的艺术享受,创造丰富多彩的造型式样。那么,我们在盘碗设计中对一波三折的理解又是怎样的呢?即盘碗造型中这个器壁线条的科学利用。一条弧线或一条直线形成的器壁,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任何制约,烧成则失败。如果我们在这条弧线或直线中加入了相反的运动线势,即所谓的一波三折,这个线条便有了变化,有了美的形式,同时也增强了抑变能力。如一个定窑浅盘的设计从底足的直线开始,继而向上,它的线形运动成弧状延伸,至上部(三分之二处)则成外拓形式运行,至口沿成裹束状,这个线条的设计便完成,由始至终,无可挑剔。其它亦一样,如深底盘、折腰盘、平底盘等,其设计形式是多元的,其设计规律则是不可逾越的,即一波三折这个艺术法则。同样,定窑盘碗器壁薄厚的处理也是有变化的、科学的,即底部薄,由底至器壁转厚至上渐薄,渐上渐薄,呈渐变趋式,至口沿外翻、形成唇口。这也是我们常见的一个定窑盘子掂在手上为什么会感觉十分轻捷的原因之一。

三、挺拔俊逸的瓶罐类造型

  瓶罐类产品在定窑生产数量虽不占第一,但从艺术水准方面去衡量却代表了定窑设计的主流和风格特点。如梅瓶、玉壶春瓶、净瓶、长颈瓶、短颈瓶等,从宋至今历尽八百年岁月烟尘,仍不失其婷婷玉立,光彩照人。其艺术特点则来自设计当中这条外轮廓线的科学利用。

1、曲中蕴直见神逸之态

  以宋代梅瓶为例(见图三),小口、丰肩、腰修长,至足稍放,玉姿婷婷。宋代梅瓶,多大件(与定窑其他器皿相比)常见有40公分高左右。在古代生产这样的大件是十分不容易的。而梅瓶的成功,则取决于它的合理设计。你看这个形体长线的运用,自下至上      渐曲渐挺,曲中蕴直,柔中有刚。上半部(约三分之二处)这段线的设计,自下而上成开放式,对上部放开的大弧线起到了强有力的支撑作用,而上紧收,成小口外翻裹束,整个造型完美极致。这个线条的巧妙        运用,体现了宋代瓶罐类造型设计的艺术规律,其他亦不例外。

2、足墙外拓呈俊健之势

  宋代定窑瓶罐的设计,多见从腰腹部至下一溜到底,而不另作足的设计。同样,以宋梅瓶为,你则会发现,这个从上腹部开始一溜至足的线形运动是有变化的,即至底足处稍作外拓处理。这个微不足道的处理,不可小视,是前人成功的范例,是非常科学的,它即增加了烧成过程中的稳定性,又加强了视觉上的神韵。    定窑器皿挺拔俊健的视觉感受便由此而得。同样,现存定州博物馆的龙首净瓶,其精神面貌、艺术风格亦会让我们从中领悟一斑。                                              

四、简约明丽的人物造型艺术

  宋代定窑除去大量的盘碗瓶罐类器皿造型外,还有一部分人物造型,其数量不多,但很精美,传世之作有孩儿枕、美人枕、荷叶枕等,分别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镇江博物馆、曲阳县定窑遗址文物保管所等各大博物馆。

  孩儿枕北宋定窑人物代表作。传世之作仅三件,一件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另两件(又名定窑婴儿枕)藏于台湾博物馆。三件作品规格形态大体相同,细节少有差异。现就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孩儿枕略作描述。孩儿枕造型取伏卧状,侧面向上,双手交叉向前左臂搭于右臂之上,左手搭右肩枕起头部,右手牵一布绣球于床榻之上。细看孩儿面部圆脸、宽额、双目炯炯、俏皮可爱。整个身体成长圆状,腰部微凹,恰作枕面。

  再看美人枕(又名美女枕、仕女枕 )同为宋代人物造型之代表作,传世仅一件,现藏曲阳县定窑遗址文物保管所。美人枕设计为唐代仕女,发髻高绾侧卧于床榻,左手撑起头部,右手放于榻上,双膝前弓,丝靴微露,腰部自然凹曲形成枕面。两件作品都可称为中国工艺美术史上的杰作,至今仍不失其艺术魅力。现以两件作品为例谈一下其造型表现艺术。

1、扬长避短、变方为圆

  陶瓷设计最忌长、方、直的线条表现形式,因为这些线型在高温烧成过程中宜变形而失去设计本意。所以设计者必须学会回避和拒绝这些方、直线形的直接使用。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孩儿枕、美人枕这两件人物造型,从整体到局部都非常巧妙地做到了这一点。以孩儿枕为例,从头起至脚部整个形体给人的感觉是圆乎乎的。圆圆的头、宽宽的肩、厚厚的背,翘翘的脚,无处不混圆可爱,虎气生生。再看床榻的处理就更理想化、艺术化了。本来生活中的床是长方形的、直角的,可在陶瓷设计里就不能照搬生活了。扬圆抑方是陶瓷设计的基本原则。遵循了这个原则则成功,否则即失败。这里床榻的处理由长方变椭圆,同时尽量缩小床榻的平面面积,即与窑具接触的直接面积,减小烧成收缩的阻力,保证设计的成功。“美人枕同孩儿枕一样,从头到脚,从腹到背,都以圆这个原则统帅全过程。当然,这个圆只是一个概念,不是具体工艺。”(陈文增《定窑陶瓷文化及造型装饰艺术研究》)可以这样理解,直中求变,化方为圆,化直白为含蓄,是陶瓷人物造型的基本要求。

2、突出正面、主次有别

  同任何艺术品一样主次有别是艺术创作的规律。一篇好的文章,要有重点,一副好的绘画作品要有主题,舞台上有主角,会场上有主席台等等。同样陶瓷人物的设计,强化了主题,突出了重点,则会使人物形象更生动,更鲜明亮丽起来。

现仍以孩儿枕、美人枕两件作品为例,以前面为重点,即人物面部、前身吸引观众眼球的地方。其五官刻画,衣饰处理都非常精到、细致,而背面即人物的背部或侧面,则比前面较简略,如衣纹稀疏,纹饰简单等。使我们在欣赏这件作品的时候能够把注意力放在前面,以获得对作品的深刻观感和艺术享受。

  塑造一个人物或美或“丑”,或豪爽或俊秀,其面部表情、神态刻画是最关键的。这种精神气质的展现,如果在纸上表现尚还容易,而要用陶瓷制品把它表现出来确实不易。尤其是定窑陶瓷,它没有笔墨勾勒及色彩填充等辅助材料的借力,只靠陶瓷材料本身的塑造来表现,其表现意图及视觉效果的合二为一才是设计目的。这里除考虑到工艺材料制约外,其扬长避短,剩略枝节,突出重点则是一个根本法则,其艺术规律的形成亦是顺理成章,合情入道的。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当代定窑经过30年漫长的挖掘与恢复时期,在艺术瓷的设计方面亦体现了继承与发展的设计思想,并有大量的创新作品涌现。如1999年人民大会堂收藏的定窑“四海呈祥”云龙雕花瓶;2001年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定窑白釉刻花瓶和定窑“祖国万岁”剔花瓶;2006年由中南海紫光阁收藏的定窑牡丹纹刻花“三联艺术”贵妃瓶、定窑莲纹刻花盘口瓶、定窑“玉蕖照水”剔花罐;2007年由浙江龙泉博物馆收藏的定窑“初荷向日”刻花瓶、定窑“富贵花开”剔花瓶以及河北省民俗博物馆、文学馆等收藏的众多的精美的当代定窑作品,是定窑复苏时期艺术瓷创新的精典之作,是定窑恢复发展史上又一个光彩夺目的里程碑。定窑的传统已被我们继承,定窑的精神业已光大,定窑艺术不朽的生命符号已与当代语言接轨、融合而幻化出更加绚丽的色彩。愿定窑的明天更美好。

参考书目:

《定窑研究》陈文增著  华文出版社 2003.8

《定窑陶瓷文化及造型装饰艺术研究》陈文增著 河北大学出版社  2008

《中国陶瓷全集》第七卷 宋·上  李辉炳主编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0.5

《定窑白瓷特展图录》台北故宫编辑  台北故宫博物院  1987

《地下宫殿的遗宝》——中国河北省定州北宋塔基出土文物展 东京 出光美术馆  1997

原载《大众科技报》2008年5月15日


下一条: 当代定窑装饰之拓展(和焕)  
上一条:  百形而外 亦说家珍(和焕)
请您留言
  • 姓名 *
  • 电话 *
  • 地址
  • 邮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