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大师风采 > 大师论道

敬畏与箴言(陈文增)

提供者:   来源: http://www.dingci.cn/-n38.html   时间:2015-12-25

敬畏与箴言

陈文增

  我谓定窑艺术,常怀敬畏之心。敬者,定窑文化之博大,渗透着先驱劳动者之数代耕耘,诉说着远古拓荒人的殚精竭虑。畏者,定窑艺术之精深,形寓天地,力转方圆。纹饰天工,线释学养。俯首合十,高山仰止。我幸今来,诚缘分不弃。寻根问由,朝拜圣者,岂无敬畏之心!

  我与定窑结缘,悠悠哉,已然35春秋矣。须鬓霜飞,眉角皱生,愧无精研覃思。然于日习中掘得三个平常字,说出来与诸君共勉:一曰学,二曰剪,三曰新。我尝以为,世间学问之大,浩如烟海,非一人一力所能穷尽之。若能于其中掬得一粟,或谓不失,故学字必当其前。君不见,古贤脚步踏过之处,尚留其痕;历史演绎之下,尚有其迹。特定意识下的冲动、渴望和诉求,都将成为艺术创作的不懈的驱使。我辈寻声轻叩,以析隐约,以谙本真。又岂非至理乎!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礼记》)

  凡我后学晚辈,唯谨遵是言,或有所进取。为学不可盲从,不可跟风。为学须有思辨,为学重在问行,非此则无结果。   《尚书》有语:“好问则裕,自用则小”。古人常把“学”与“问”结合起来,因师授为学,问道为学,因学必问,不耻下问,所得必厚;自以为是,闭门造车,必为眼界所囿。

  其二曰“剪”。剪之者必简也,简者,繁之对也。艺有大美,非简者而莫是。简者,必于繁杂,繁冗中汲取。宋大学问家苏东坡于《杂说》中曾告诫:“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人无学识,不能识物,艺不精到,难以通会。故这个“剪”字于求学悟道中,断然忽视不得。与苏东坡同时代的大诗人陆游的《秋思》又说:“诗情也似并刀快,剪得秋光入卷来”。真正的艺术决非简单意义上的符号挪用,而是思维鉴识下事物与精神的深度转换。美丽的画卷,决非艺术家所见所闻的全盘托进,而是通过取舍、甄别后的精剪方可准入。

  其三曰“新”。世上求学索艺者众矣,从其履历上看,于学道中投入颇多,而于成就栏则寡见。归根结底,缺乏自悟。凡立世之学问,必见承上启下之功。这里以“新”为约,不可不知。“以不息为体,以日新为道”(《老子》)。早在两千多年前的中国人就提到一个“新”字,而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国人还在不厌其烦的强调“中国创造”。看来,国人实在不争气,谆谆箴言,瞌睡不得。一个“新”字,若大铎聩耳,发人深省。否则,何以言艺,何以论道,煌煌东方大国,又何以立足世界艺术之林。故今天,我们的定窑艺术家,包括所有致力于民族文化振兴的同仁同道,我们必须谦恭地认识我们的历史,弄明白摹仿不过是入门求艺的最初手段,意识到原创才是开辟未来的必然利器之道理。以拟古而博得任何美誉都是虚妄的,唯有个性灵魂的解读才是艺术的真正实质。

  “当年日月追寻处,自筑危楼好停云”。(陈文增《咏定窑诗五首•陈氏定窑新建项目开槽施工在即之二》)人生有梦,人生如梦,艺无止境,艺有至道。艺术家踏着浪漫,抱着幻想无可厚非,而唯有挥却玄虚,把握真实,才能创新艺术作品,才无愧于这个文化复兴的时代!

下一条: 登楼眺远 风光无限(陈文增)
上一条:  享受艺术 享受美(和焕)
请您留言
  • 姓名 *
  • 电话 *
  • 地址
  • 邮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