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大师风采 > 大师论道

漫谈定窑剔花艺术中的“以线引枝”构图模式(韩庆芳)

提供者:   来源: http://www.dingci.cn/-n149.html   时间:2018-12-29

漫谈定窑剔花艺术中的“以线引枝”构图模式

韩庆芳


缠枝纹,又名转枝纹连枝纹是以植物的枝杆或藤蔓作骨架,向上下、左右延伸,形成波线式的二方连续或四方连续,其结构连绵不断,形象委婉多姿,故古人寓意生生不息万代绵长的美好愿望,从而跻身于中国吉祥纹饰之列。缠枝纹约起源于汉代,盛行于南北朝、隋唐、宋元和明清广泛用于雕刻、家具、漆器、编织、刺绣、玉器、年画、剪纸、碑刻等工艺美术行业是瓷器上最常见的纹样。缠在<辞海>中解释为,绕也”,强调一种动态和走势,也即其中的灵活性和方向性,从古至今,缠枝无不在这两方面做文章,而其中赖以成形的载体即“枝”。“缠枝”这篇文章做了几千年,在中国工艺美术史上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成就了一个个标志性的工艺美术品种,其中青花瓷应是其最大的成就体现,也成为其在世界上传播最广、受众最多的传播介质,让更多的国际友人成为它最忠实的拥趸。虽然这篇大文章尽在“缠”字上泼墨敷彩,但在“枝”上也时而给人惊喜,单线为枝的青花瓷婀娜多姿,如含苞待放之窈窕少女,热情奔放;双线成枝的粉彩瓷则圆转流丽,另有一种绵密的艺术风情,如一位处世谦谨的大家闺秀,透着知性的美丽。那么,本文中以下将要提到的“以线引枝”缠枝纹又是以怎样的面目出现于定窑剔花艺术中呢?

 

“以线引枝”构图模式出现的时代背景

定窑剔花艺术出现在定窑恢复之后的初步发展阶段,其时传统定窑艺术中的第一大装饰艺术——刻花在陈文增大师的努力研究、辛勤创作下不仅恢复了宋代艺术水平,且达到了新的历史高度,“看似刀法混乱,纹饰杂陈,有一种风樯阵马之势” 、“取形象之大意,刀起刀落,无拘无束,花成无意,形隐其中,对形意两者的反馈处理主要再现于整体效果,而不主张表现局部真实”的“超自然刀法”。定窑第二大装饰方法——印花在适应时代发展要求下由石膏模具进行注浆成型的“日用美术定窑陶瓷”也早于1998年获得了科研项目的成功。作为定窑传统装饰艺术中第三大技法的剔花艺术的发展也日渐提上恢复日程,其中的领军性代表人物和焕起到了重大的开创性作用,从带饰缠枝纹的凤尾瓶作品系列到多带状饰的“莲韵”作品系列,从散点饰的“碧荷向日”作品系列到“文字点晴”作品系列,构图华丽高贵,刀线萧散疏朗,形成了有民族气派和贵族气质的时代气象,深为收藏界和国家权威部门所青睐,2007年河北省曲阳定瓷有限公司定位为“和焕作品销售年”,仅和焕剔花作品销售收入就占公司总销售收入的近二分之一,定窑剔花艺术也收获了市场的空前繁荣。


当代定窑剔花艺术市场的繁荣,同时也凸显出定窑剔花人才队伍的困乏。笔者于1997年参加工作,深得和焕老师提携,忝列其门生之列,在学习剔花艺术中,深谙其中艺术真谛的博大精深,在学习、创作之余也不免有丝毫懈怠,对师长的华美高贵气质少有撷取,却也在熟练技艺的同时摸索出了一套入门“捷径”,即以下将要提到的“以线引枝”缠枝纹构图模式(图1),其特点为三线为枝,构图工整秀丽,缠枝流美悠迤。之所以称之为“入门”之道,是相对于剔花艺术人才培养周期长,而掌握基本技巧、技法的剔花技艺人才又相对较容易来说的。根据多年实践经验,总结出如下简易口诀,与广大剔花艺术人才共勉:散点定花头,等距又等圆,花开有盛状,不遮不藏掩。间距有要求,半径无不足,直径亦可留。一枝花头绕,单线造势轴。再枝就近发,反向穿枝虬。缠缠又绵绵,枝枝有来源;几花几枝绕,枝枝无折断。巧枝花头包,六分不嫌少,九分也妖娆。次枝有讲究,发枝重技巧:空间有迂回,顾盼主枝早,波状好分枝,长短自分晓。左右二三线,分列“骨”两边,叶片自由列,柄长早成蔓,空间有秩序,布叶求自然,大小依次置,收处芽苞端。

 

“以线引枝”构图模式的艺术技巧

即使有了口诀,具体到制作中仍有许多工艺细节需要注意,这里主要阐述构图程式及技巧要求。所谓“程者,物之准也。”,即选择“以线引枝”审美趋向必然产生的一种艺术式样和运行规则。具体做如下分析:

1、散点式花头定位

缠枝纹必然有花,花头是完成其缠绕功力的特定对象,定位花头才能确定缠枝的方向和动势。不管是圆状花头,还是三角形、菱形轮廓式花头,都要用散点式进行定位,引申到具体造型上、附着到具体事物上,“散点”就以圆形来体现,即以数个大致等距的等圆来进行匀齐列置。花头定位点距之间也即花头圆间距要大致相等,花头圆列置不能过密,因要考虑到圆距间要有枝蔓进行缠穿,过密显花头硕大,恐其枝叶不足以支撑,有花谢之虞;但也不宜过疏,过疏则显枝叶繁茂,而花朵瘦弱,尽显花残状,基本上以花头圆间距约在整圆半径与直径之间为佳。花头定位基本要领为花不重叠,不掩匿,花形相似,大小相近。

2、单线成枝,调整花蒂进行二次花头定位并勾划花头

花头基本定位后就要进行单线缠枝,曲线流转尽在发枝,枝间发枝,向相反方向绕一花头做缠转,连绵不断,最终归结为无明显起枝。缠枝纹体现的是一种完整的曲线美,枝与花头之间呈半包围结构,以六分包到九分包为宜,太露则曲线不够圆转流美,太包则有接近交叉与平行之嫌,多视觉上的累赘、重复。故在单线缠枝过程中先选择在坯体上较居中的花头做单线半包围缠绕,而后在已发枝与另一较接近花头处另行发枝,即就近发枝。发枝方向与被发枝相反,同样绕花头作半包围状,如此反复发枝,直至把所有花头都缠转完毕。其基本要领为枝与枝之间成锐角,方向相反,均齐对称,不交叉,不平行,不折断。在最后一两个花头作缠枝时要注意第一个花头的发枝方向,顾盼相向,合理缠绕,以成功完成枝间的反向对接,不能让第一个发枝成为断枝。

主枝完成后,看空间大小在较疏处就近从一主枝上再分次枝,次枝分长方式和方向同主枝一样,但不是做半包围结构,而是根据空间大小做处理。一般来说,满花装饰中次枝可分长空间较阔,宜做波浪起伏状,以一波为宜,起伏幅度不宜过大,即浅波浪状。在带状装饰构图中,分枝可行进空间十分有限,以锐角反向发枝稍伸延即可。同时,分次枝还要顾盼上下左右主枝,避免呆板的枝枝平行,既要同就近主枝相呼应而又不喧宾夺主。

花头可依花的品种不同、作者的艺术构思不同呈不同的外轮廓形状,以圆形和椭圆形为多见,但也不乏三角形、菱形、扇形等其他几何形状。所以,花头圆内花头的最终定位要根据花头外轮廓形状和单线枝的定形情况进行调整,调整依据为花头圆和单线枝交接处为花头的最终花蒂,再以花蒂引申出整朵花头,其他依次类推,此为花头的二次定位(图2)。

二次定位好的花头用划刀勾划,以确定最后形象。此时宜从花蒂部位开始勾划,根据花头外轮廓的几何形状不同,划刀的起刀方位也不同,但方向是确定的,即从花心向外。如果花头是没有明显花蒂的花瓣重复成形的圆形花头,则划刀的起刀亦没有确定方位,可从任意方位开始下刀做逆时针方向勾划,直到完成整个花头形象(图3)。若是有明显花蒂的花头,则宜从花蒂部位开始下刀,确定花蒂形象后,由花蒂部位向左右两侧勾划其余花瓣,一般从左侧起花瓣宜做顺时针方向勾划,而从右侧起花瓣则做逆时针方向勾划,直到同花蒂对向处自然衔接,完成整个花头形象的定位(图4)。

3、二、三线左右开攻,引枝布叶

“以线引枝”缠枝纹构图模式不同于其他传统缠枝纹的最大特点就是缠枝的主体“枝”为三线而成,最初的单线枝其实只是缠枝纹的“筋骨”,完整的“枝”还在于左右第二、三线的组合。构图时以单线枝也即缠枝的“筋骨”为中心参照,从左右两边各引单线平行线进行缠枝布叶。布叶方向同大自然植株的生长方向一致,叶片全部向花头方向簇拥生长,所以布叶时宜从发板处入手向花头方向依次布列。左右二、三线起叶方向不拘,但宜从分枝一侧分别做二线或三线布叶,完毕后再布另一侧(图5)。作二、三线引枝时,宜同“筋骨”线保持一定距离,切忌有交叉,起叶时适当拉长叶柄,即二、三线与“筋骨”线作适量平行,并渐外拓自然过渡到布叶状态,依主枝与花头之间空间的大小做布叶处理。二、三线并不刻意进行平行缠绕,它是在有意识的布叶中自然形成的,其形象以“叶”跳而以“枝”隐,较单线、双线枝更饱满、工整,少枝外留白的空寥感。

缠枝纹叶片的的布列不能过于拘谨,因单线枝对花头的切圆状态导致布叶空间比较集中而有序,所以布叶时更易掌握布局的圆满性。但同时也增加了一个难度,叶形过于规矩会使纹饰没有跳动感,缠枝的曲线美也不得充分体现。所以,叶形设计要有空间分割的效果,不能过于拘泥于布白的需要做匀齐构想,以成叶和叶芽两种为宜,过多显繁琐,过少则显平淡,无俯仰上下的丰富。布叶时宜从次枝布起,因主枝较规则,方向性强,节奏感好,易于把握,而次枝因空间不够回旋更要注意。次枝上不必蒂结花朵,收枝处忌秃忌板,宜以叶芽或花苞做结,此为“有物有情”。主枝布叶较简单,只须依空间大小依次布列,左右方向不可刻意讲究对称,着意布叶的自由性、随意性。

“以线引枝”构图模式的优势及发展前景

首先,“以线引枝”构图模式是一种装饰性强的艺术样式,且程式化强,易于掌握,尤其是初学者入门较快,且成效显著。大千世界中仅开花植株何止千千万万,而花形、叶态亦是异彩纷呈,我们大可撷取其自然态势作缠枝构图,只需做花头、叶片的艺术构思即能在坯体上尽情创作,勿需为构图、布局再绞尽脑汁。无论是花团锦簇、枝繁叶茂的满花装饰,还是恬静秀美、工整典雅的带状装饰,均可幻化演绎,成就流美的三线枝缠枝纹装饰,尽显飘逸悠迤、姿肆灵动的自由神化状态。

其次,在当代定窑剔花艺术市场日益繁荣的社会背景下,满足潜力更待深挖的商业需求需要更多剔花技艺人才的加入,而“以线引枝”这种构图模式则给初学者进入这个领域提供了便利,也为其打下了由花卉写生到图案化创作的艺术基础,引导了新学员的学习兴趣,打消了其进入更深艺术堂奥的顾虑,为剔花人才队伍的稳定发展打下了生态基础。

定窑剔花艺术相当于国画中的工笔画,因其典雅华贵的装饰风格而受众面比较广,即有艺术素质要求,又不乏技巧的灵活运用,能满足一般阶层的消费观。从近几年的生产状况和销售情况看,其市场占有率仍有很大的开拓空间。2009年上半年,笔者一直在重复前两年创作的作品以满足市场的需求,根本没有时间再考虑新作品的出炉,即便如此,仍有几个品种没有满足顾客的需要。这种繁荣现象的出现其实并不能促进剔花人才的艺术进步和学术攻关,相反,却制约了新作品、新气象、新境界的锻造和磨练。所以,定窑剔花呼唤更多的艺术人才的加入,在满足市场需求的同时,创造出更多的时代精品,为定窑剔花艺术开拓出更广阔的发展、精进空间,这才是继承发扬的基础和动力。

 

 


下一条: 定瓷•千年海水浸而不蚀的秘密(王淑昌)
上一条:  陶瓷界里的黑天鹅 ——黑定(王淑昌)
请您留言
  • 姓名 *
  • 电话 *
  • 地址
  • 邮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