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大师风采 > 大师论道

陶瓷界里的黑天鹅 ——黑定(王淑昌)

提供者:   来源: http://www.dingci.cn/-n148.html   时间:2018-12-29

陶瓷界里的黑天鹅

——黑定

王淑昌

陶瓷最早出现为青瓷,黑釉瓷是东汉时期在青瓷基础上烧制成功的一个瓷种。黑釉瓷的呈色剂是釉料中含有氧化铁,当氧化铁含量在8%左右时釉层适当加厚,就能烧制出纯正的黑釉瓷。黑釉瓷本为民间用瓷,宋以前不为上层阶层所重,宋代因斗茶的需要,“茶色白,宜黑盏”黑瓷才作为一个独立的生产品种渐渐流行开来,南北窑口竞相烧制黑釉盏,引起一轮黑釉器的烧制风潮。

“北宋定窑黑瓷,造型精巧,在蔳胎上施漆黑莹润的黑釉,再以金彩绘出花纹或镶金口作为装饰,庄重典雅,富丽堂皇,是黑瓷中的佼佼者。[1]定窑黑釉瓷史称黑定,是定瓷中的稀有产品,在古定窑遗址都较难寻见。黑定最早见载于明曹昭《格古要论》“有黑定,色黑如漆”。从定窑传世品及出土器物和遗址挖掘的标本来看,黑定胎与白定一样,为坚细白胎,《文房清玩》有载,定容器“其色白,间有黑、紫,然俱白骨质胎”。黑定胎质坚密细腻,光亮透黑,常以盘碗类卧件出现,多素面无饰,亦有印花、划花、剔花。印花黑定(图1)因纹饰表现要求,其釉层较素面器釉层薄,其釉面效果多呈褐色、酱褐色,器物呈色随纹样凹凸形式的变化呈现出黑、褐、酱褐不同的颜色表现,纹饰亦凊晰明快,立体感强。另有划花黑定(图2),划线深浅一致,纹饰简洁亮丽,具沉静感。剔花黑定与磁州窑黑花如出一脉,“黑定磁州窑系剔花品种,过去很少见到实物,有则被视为拱壁[2],但据古陶瓷专家穆青先生比较研究,相比磁州窑产品,定窑“纹饰图案与剔刻工艺更加精细,艺术水平远远超过了磁州窑的同类产品[3],定窑白釉褐彩剔花缠枝莲纹罐(图3)被认为是定窑色定剔花最高水平的产品,“画面充满生机又颇具装饰性,构图满而不乱”[4]。窑址曾发现有黑定围棋子(图4),油光可鉴。围棋时为上层社会休闲娱乐活动之具,作为生产贡瓷的定窑自不可缺席其生产。早期遗址附近村庄的孩童多有围棋子的发现,亦取来玩要,还把黑围棋子称为“猫儿眼”,颇形象有趣。


收藏家项元汴十分看重黑定,曾发出“找黑定如找黑天鹅一样难”的慨叹。黑天鹅原产于澳洲,是世界著名观赏珍禽,即便交通便捷、信息发达的当代见到黑天鹅也是极其难得,所以,项元汴作为著名的收藏大家会有如此一说,可见黑定之珍贵。项元汴曾于姻亲家中见黑定凫尊,誉为奇品,于其《历代名瓷图谱》中手绘(图5)记载:“宋黑定窑凫尊,凫尊仿宣和博古图录中款式也。定窑白色居多,紫黑之色恒少,至于黑色尤为罕见,余生平所见定器,白色者百余,紫色者数十,黑色者仅见此一种而已,况乎黑色填之首项,而背腹纯白,与凫鸟真者无殊,足称定瓷奇品。”清宋琬《安雅堂末刻稿》卷五有《狱中八咏之定窑黑瓷碗》:“百金买定窑,珍重逾连玺。此物遂见遗,制自有虞氏。

宋《大观论茶》中赵佶有“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色也。”其所谓的“玉毫条达者”即明人许次纾《茶疏》中所载“茶瓯,古取定窑兔毛花者,亦斗、碾茶用之耳。”之“兔毛花者”,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黑定兔毫盏”,如《茶经》所载“宋人取兔毫盏,亦于斗茶为宜”。兔毫盏釉面黑色,间有细长条放射状如兔毛般纹理,烧成气氛为氧化焰其兔毛纹理呈金黄色反光,其器称“金兔毫”;烧成气氛为还原焰,其兔毛纹理呈银白色反光,其器称“银兔毫”。黑定兔虽在窑址残片中有发现,但没有完整的器物传世,也仅见历代文字记载。在《古今小说・宋四公大同禁魂张》中有段描述或与其有关“他那卖酸馅架几上一个金丝罐,是定州中山府窑变了烧出来的”。定州中山府窑变罐应为现曲阳定窑,宋时属定州故称定窑。因定窑烧成为氧化气氛,故兔毫斑多呈金黄色(图6)


黑定还有一种茶器,即今人称为“油滴”(图7)的,古文献称之为“鹧鸪斑”。其黑色釉面上闪银灰色金属光泽、大小不的圆点(图8),似鹧鸪斑鸟胸前羽毛的白色花斑,故有“鹧鸪斑”之称谓,又或称之谓黑釉酱彩(图9)。今人称为“油滴”也名符其实,因其闪耀的圆点在油亮漆黑釉色的映衬下如一滴滴油脂飘浮晃动,很贴切生动。定鹇鸪斑《陶雅》中有记载:“鹧鸪斑不能仿制,若犀尘与褐斑,犹时一遇之。白瓷釉汁中满含最细之墨点而不凹下者最为可贵,命曰犀尘。大氐雍正以前物,宋、明粉定多有之。”兔毫、油滴都是黑定窑变,是“一时之遇”,是人力无法控制的。2002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一件北宋定窑黑釉鸪斑(图10)以1300万元成交,使定窑瓷器吸引了很多藏家的眼光,创宋陶瓷拍卖最高记录。


上述“以金彩绘出花纹”的黑定器史称“金花定碗”,即在黑定碗上以金粉画花。金花定碗因传世极少,颇显珍贵,有白定描金、紫定描金,黑定描金(图11)更是罕见。现存黑定金花定碗的具体工艺,最早见于宋周密记载“金花定碗,用大蒜汁调金粉,入窑烧制,永不复脱”。[5]明《格古要论》、清《陶说》也如是引用。据叶喆民先生《中国陶瓷史》还提到,在我国内蒙昭乌达盟赤峰辽墓内也曾见到金花定窑器。金花定碗是否如周密所截,“用大蒜汁调金描画”,有心人曾依样试制,未能如所愿,就传世的几件描金器看,也大部脱落。如周密所说应是道听途说,在封建社会绝密配方“传男不传女”的思想禁锢下,其工艺流失也合常理,亦当殊为可惜。也或说是周密对金花定碗之珍贵难得的夸张臆测。到底描金彩是一种什么样的工艺,以历代之陶瓷生产经验,《中国古陶瓷图典》谓“把金粉调入适量的胶水中,用毛笔蘸金料在瓷面上描饰。”清代则“将金粉融人入胶水,挤入适量的铅粉,在瓷器上描绘后,经低温烘烤,然后用玛瑙棒或石英砂磨擦,使其发光。[6]金花定碗虽没有准确的具体工艺流传,作为定窑一个名贵的品种在历史上留下了重要的浓墨重彩的一笔,其变化演译一直到今天仍在为陶瓷界引用。


关于黑定烧成配料及成因,中国定窑之父陈文增先生研究得出结论:“世传黑定、红定之说,并非色定中有专门釉色配方,而均为特定烧成气氛下的黑釉窑变。温度在1280℃左右时,黑釉如点漆,沉着稳重,光泽厚实,釉面星橘皮状,即黑定。温度在1290℃左右时,釉由黑色趋向紫色,俗称酱釉,即紫定。温度在1300℃时,面由紫色变红褐色或红色,即红定。

黑定釉料的配方,“均以定窑遗址附近的矿物原料配比而成,完全不用化学色料,色釉于形制中往往是边口处薄,下部近底足处厚,自然形成一厚圈状,甚或有露珠状垂釉。

[7]定密恢复先驱之一、恩师蔺占献发现古定窑遗址附近润磁村村南偏西一侧(岗北村东侧)大营黄土就是黑定的釉土,并先后试制出照定(图12)、紫定、红定、兔毫(图13)、油滴(图14)等珍贵色定品种。笔者曾在老家有多年的粗瓷管的烧制经验,釉土也是取自遗址附近,釉面效果虽没有黑定精致温润,但经煤窑烧制确也时有局部出现色彩斑,很是神奇。进入定瓷工作后,蒙蔺老师不弃,收入门下,十几年来学习了许多定瓷胎釉加工、配比及相关文化知识,感觉色定领域尤其博大精深,值得付出一生去学习研究。

 

【参考文献】

[1]冯先铭主编《中国古陶瓷图典》,文物出版社,1998

[2]冯先铭著《冯先铭谈宋元陶瓷》,紫禁城出版社2009

[3]青著《定瓷艺术》,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

[4]青著《定瓷艺术》,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

[5]宋周密《志雅堂杂抄》六卷,页2,明抄本。

[6]冯先铭主编《中国古陶瓷图典》,文物出版社,1998

[7]陈文增著《定密研究》,华文出版社,2003

下一条: 漫谈定窑剔花艺术中的“以线引枝”构图模式(韩庆芳)
上一条:  定瓷不要的“铅华”(王淑昌)
请您留言
  • 姓名 *
  • 电话 *
  • 地址
  • 邮箱 *
  •